魏老爷子气得手抖起来了,商宴朝、商宴朝可是他们魏家寻觅多年,亲手送到魔界的!

    而错误得到的信息,居然正是商宴朝在魔界里随便记录的。

    那么,魏家这么多年所作的事情,岂不是全部都是一个笑话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魏老爷子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都是没用的存在,”魏老爷子脸上的神情变得冷静而阴狠,他盯着两个孩子喃喃自语,“现在应该也没有人知道,你们现在到了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偷偷跟踪着他过来的。

    墨晓星一点也不怕,她好奇极了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魏老爷子冷笑一声,从腰间拔出一把枪,对准了墨晓星,“你猜我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魏棋屿立刻上前挡住了墨晓星。

    魏老爷子上下打量他,“到底是一个世界的人,即使是死对头也还是要为了她牺牲自己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本来魏老爷子心底还犹豫着是不是要解决魏棋屿,看到他的动作就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也是对自己的身份有数的,是我大意了,没想到你这么小,就挺能装的。”魏老爷子冷笑着说,眼神更加阴狠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心机和立场,由不得魏棋屿在魏家长大了,早晚给魏家养出一个难以对付的敌人。

    墨晓星站在魏棋屿背后叹了口气,对魏老爷子说,“你就放弃吧,你是打不过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魏老爷子一时间以为自己听错了,眼前两个小萝卜头,身高都还只到他的腰。

    童言童语地还在放狠话。

    魏老爷子忍不住看看四周,他们到底是在靠着什么能保持这样的底气?

    魏老爷子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枪,“你们难道看到枪都不害怕吗?”

    年纪太小,没有意识到枪的可怕吗?

    墨晓星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魏老爷子,魏棋屿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魏老爷子到现在反而心底莫名有种不确定感,他闭上眼睛,心一横,扣动□□。

    沈戊逢他们刚赶到木屋门口,就听到了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他们不顾地上躺着的保镖,飞快地跑过去推开门冲进木屋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立刻就发现了地上敞开的地道,他们不再多说,默契地一个接一个的迅速下去。

    等冲过去发现,墨晓星全身被魔气四溢,黑色的雾气将魏老爷子团团围住,地上还丢着一把枪。

    墨晓星和魏老爷子都被黑雾围绕着飞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只不过,魏老爷子的神情痛苦而恐惧。

    沈戊逢转头问现场唯一的目击者——魏棋屿,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魏棋屿摊开手,很无奈地说,“就是你看到的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沈戊逢扶额,“晓星,别玩了。”

    墨晓星看见爹爹们来了,璀璨一笑,“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然后“啪”得一声,像是松开手一般,魔气顿时消散。

    魏老爷子直接被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年纪本来就挺大的一老头,直接被摔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至于身体上有没有受到什么伤,暂时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墨晓星直接跳落在地,上前拾起来一本破旧的本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沈戊逢先发问。

    墨晓星走过来递给三个爹爹看,沈戊逢没认出来,反倒是商宴朝先“啊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接过来,翻看了几下,“这是当年我提议大家一起写的日记啊,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魏棋屿提醒他们,“咱们先回去说吧。”

    墨晓星也点点头,她摸摸自己的小肚子,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魏棋屿牵着她,“我带你回去吃蛋糕。”

    沈戊逢、白往川和商宴朝面面相觑,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等等我们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边走边说吧!”

    “都是三爹爹的错,要不然小时候他提议写的,这些事都不会发生!”

    “喂喂,我也不知道事情能那么巧啊?看不出来,魏老爷子年纪这么大了,还挺中二的。”

    魏棋屿第一次处在这么闹腾的几个人中,他惊讶地发现,自己竟然没有反感,反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的嘴角微微勾起,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墨晓星探过头看魏棋屿的表情,“怎么办,好像这件事里,你还蛮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以后魏棋屿该怎么办呢?

 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豪门真千金三岁已黑化[穿书]推荐阅读